你的位置:首页 > 创意无限



富阳“故事”的曾经和未来

发布于:2013-12-29 23:57:26 编辑:systemadmin

通讯员 许文培 记者 骆晓飞

会员赴安徽采风

出版的故事集

这个周末,2013富阳故事节完成了既定的各项任务将圆满落下大幕,故事节期间,故事征文大赛、故事采风及故事题材研讨会、第二届全市少儿故事演讲比赛、上海《故事会》杂志富阳看稿会、故事创作理论研讨会等等活动成功举办,还将成立富阳故事沙龙,并发行《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富阳卷》——2013富阳故事节可谓成果丰富,活动精彩连连,为富阳“故事”又翻开了崭新一页。

其实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富春大地上就掀起了一股故事活动热潮。故事活动主要以讲和写(创作)为主,至今仍盛行不衰的新故事就产生于那个年代。富阳“故事”曾经的辉煌可圈可点,同样我们也期待富阳“故事”的现在和未来。

富阳“故事”曾经辉煌的年代

新故事是在新时期产生的一种可读可讲的文学形式,是民间故事的延伸和发展,一直受城乡人民的青睐和喜爱。一开始,故事活动是由市文化馆一手抓的,市文联成立后,由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和文化馆联手共抓。

“那时候,讲故事是富阳城乡群众文化的一项主要活动,它不受时间、场地的限制,灵活机动,形式多样。”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张建华介绍,富阳文化馆每年都要举办一次规模盛大的故事赛讲活动,各乡镇都有一定数量的故事作品和故事员参与,通过赛讲活动,从中挑选优秀作品和优秀故事员,参加杭州地区的故事赛讲活动,取得了较好成绩,并连续五年夺冠。《青河庄奇婚记》、《兔毛扎成的花圈》、《高徒出名师》、《似梦非梦》等优秀故事作品就是通过故事赛讲活动被发现的。

那时候,一大批故事员常年活动在群众文化工作的第一线,如王蓉珍、盛伯勋、江幽松、陈丽珍、张翎等等。“王蓉珍是那个年代所有故事员中的佼佼者,她讲故事感情饱满、表演细腻,跟拉家常似的,用带有越剧味的富阳方言娓娓道来,非常富有感染力。”张建华说,她讲的故事曾被浙江人民广播电台农村俱乐部录制,每天中午11时向全省播放。通过故事赛讲,还发现了不少极具可塑性的艺术人才,为一些部门和单位所青睐,如故事员张翎就是在讲故事中被浙江电视台发现而破格录用的。

富阳人写故事,作品如富春江川流不息

在富阳,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以写故事为主的业余作者群。作者群中,除文化工作者外,还有教师、学生、工人、农民,足迹遍布各行各业。他们在市文化馆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支持和扶助下,几十年如一日,以“沙龙”的形式,自由结合,经常聚会,集思广益,相互探讨,创作出来的故事作品像富春江那样川流不息,每年总有相当数量的作品发表在全国各地的故事刊物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哪里有故事刊物,哪里就有富阳故事。

能读可讲、雅俗共赏是富阳故事最大的特点。几十年来,业余作者们长期活动在生活、生产第一线,与普通老百姓坐在一条板凳上共享喜怒哀乐,共叙悲欢离合,同呼吸、共命运,笔耕不辍。“作者们在平时生活中善于观察,善于发现,善于挖掘,创作出来的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说到这些优秀的富阳“故事人”,张建华毫不吝啬他的褒奖之词,他说,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丰满,栩栩如生,作品生活气息浓厚,使读者身临其境;作品情节曲折、内涵丰富、形象生动、语言活泼,在很大程度上鞭挞了社会上的假、恶、丑,歌颂了人间的真、善、美,为大众提供了大量的精神食粮。

对富阳故事的创作成果,张建华如数家珍:赵和松、倪国萍、陈志荣、鲍志华、孙学君、应秀玉、许文培等人有大量的作品在省、市及全国各地公开发行的报刊杂志上发表。《兔毛扎成的花圈》、《真假歌星》、《站在明处讲话》、《沉重的托付》、《护厂》、《穷孩子富孩子》、《让领导还钱》等诸多故事在社会上流传甚广、反响强烈,并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好多作品,还获得相当高的荣誉称号。如赵和松的《兔毛扎成的花圈》获首届全国通俗文艺奖,《站在明处说话》获中国最有影响的故事奖;倪国萍的《飞来的小保姆》获全国优秀创作二等奖;应秀玉的《呼噜村长》获全省社科类期刊优秀作品二等奖;陈志荣的《找遗嘱》获上海市孝道故事三等奖;孙学君的《穷孩子富孩子》获《故事林》年度故事二等奖。市民协和文化馆还根据作者创作的作品情况,分别结集出版了《奇异的约会》、《翡翠戒指》、《富阳故事精选》等故事作品集;赵和松、倪国萍、陈志荣等人还出版了个人故事专集。

富阳故事的未来,方兴未艾

随着时代的发展,电视、网络文化已普及城乡各个领域,讲故事这一形式已淡出人们的视线,销声匿迹了,而富阳的故事创作仍在延续,创作势头有增无减,每年总有近百篇各类故事发表在全国各地公开发行的报刊杂志上,特别是故事作者陈志荣,基本上每年都有40—50篇故事发表,被圈内人士称为多产作家。

“应该说,我们富阳故事创作的氛围一直是浓厚的,‘故事人’们也一直不曾懈怠。”张建华介绍,市民协、市文化馆每年总要举办几次故事题材研讨会,把故事作者们召集拢来,谈各自在日常生活中发现的故事题材,与会者不分名次,不排先后,谁想谈就谈,如数家常;气氛活跃,轻松愉快。每当一个题材(正确地说应该是一个点子)谈完后,所有人先为他把把脉:这题材有无可取之处,值不值得写,如该题材视角敏锐、新颖、能触动时代脉搏,哪怕仅仅只是一个点子(故事核)或一个粗框架,在场的人都会不厌其烦为他添枝加叶,把故事从发生、发展、高潮与结尾的合理性与可行性等问题进行逐一指正与修改,直至形成一个动笔就可以写的故事雏形。

有的时候,有些故事题材,作者在家写着写着,就陷入了困境,觉得“山穷水尽”,没法发展下去了,可在研究会经大家一讨论,经个别故事高手一点拨,就“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前面的路宽着呢。“有好多故事,都是在故事题材会上以聊天的形式聊出来的。”说到这里,张建华又提到赵和松,1995年,全国城市新故事理论工作者在富阳为他举办过一次他的故事作品研讨会。他不仅写作经验丰富,而且还乐于助人、扶人,富阳每次题材研讨会,他在剖析、梳理作者故事题材的时候,往往能起到画龙点睛、一锤定音的作用。

为了把富阳故事推向全国,市民协和文化馆经常邀请《故事会》、《山海经》、《故事林》等刊物的编辑来富阳看稿,为富阳故事作者提供展示作品的平台,有许多作品都是通过看稿会,被编辑直接从看稿会上录用,如2008年底《故事会》编辑吴伦一下就看中了富阳五篇作品,《故事会》是国内故事界最有代表性的刊物,一个县级市的故事作品,在其刊物上一下发五篇,这在故事界是少有先例的。

“只要语言存在,故事肯定存在。”这是赵和松说的一句经曲语录。故事不会消融!富阳的故事人都有这样的自信。他们认为,现代社会有现代社会的表现手法,如现代新闻媒体就喜欢以讲故事的形式来写新闻“讲故事”,以各种现代化的手段和表现手法向人们播报新闻。还有富阳故事作品中的《情海浊流》、《被搭配的姑娘》、《难唱的恋歌》、《青河庄奇婚记》、《请领导还钱》等作品被改编成电视、戏剧、曲艺、小品,在全国上演上映。

为使“富阳故事”这一特色文化品牌能长期发展、延续下去,也为丰富少年儿童的文化生活,提高普通话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促进校园文化建设,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和文化馆又把故事活动延续到了学校,已举办了多届“少儿故事大奖赛”,从中发现了不少能写能讲的艺术新苗,同时通过“赛讲”,使“富阳故事”在校园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发芽,开花、结果”。

主办单位:中共杭州市富阳区委宣传部 杭州市富阳区文化创意创意办公室  承办单位:富阳新闻网 备案号:浙icp1104939